说和说

【返】

我有一个发小,以前住在我们家楼上,我们小学中学都是同学,父母都是一个工作单位的,后来他们家搬出了国,去了日本,现在也结了婚,有了小孩。

我就把这个发小名为A。

A 去了日本也会时不时给我发发消息聊聊天。A 说,他的父母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挑战,婚姻不一定美好,工作也不见得多有前途,但内心的苦痛始终都敌不过自己的父母。

我觉得奇怪。上学的时候A 虽然不是很出风头,但到后来也能分明看得出来的反叛。自己要做的事,都是坚决的执行,父母应当也阻挡不了他。

举个例子,上初中那会儿,正是小孩子发育的高峰,尤其是我们男孩子更有求知欲。A 中午和我们几个男生一道去校旁的小书店去看口袋书,就是黄书,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的。下午上学前,A 跟我说,那些口袋书三分之一都是省略号,写得太没劲了,他说自己要写一本。我笑他,就你还能写黄书?

后来几天A 就问了我很多生理知识,我也不很懂,很多都装懂加猜告诉他,这行小武最懂,A 就去问小武。一周后,A 真的写很厚一打稿子,跟现在的A4纸一样大小,厚厚的一本,中间还有插画,当然非常风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