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基辛格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

本文是基辛格刊登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ill Forever Alter the World Order。

“西威子”将其翻译,翻译非商用。如有需要,可自由转载,请保持原作者署名和翻译者名即可。

原文链接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coronavirus-pandemic-will-forever-alter-the-world-order-11585953005

本人翻译过程中轻量化了语言以规避敏感性描述。文中观点与译者无关。

Image
《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

Image
这场超出想象的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所带来的的氛围,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在84步兵营参加突击战役时的情景。现在,就像当年1944年年末的时候,只是危险的刚开始,它不是特定于某一群人,而是一种随机性地毁灭式打击。但我们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时代了,这个是重点区别。那时终极的国家目标可以增强美国人坚韧不拔的精神。而现在,在一个被撕裂的国家里,需要一个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这前所未有的全球性的大灾难。维护公众的信任对社会团结、对不同社会关系乃至国际和平与稳定都至关重要。

Image
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种信念之上:国家的体制是可以预见到灾难的,并抑制其影响,恢复稳定。当新冠病毒的大流行结束后,许多国家的体制会被视为是失败的。无论这种说法是不是客观公正都无关紧要。重点是,后疫情时期的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现在去纠缠对过去的争论只会让当务之急该做的事情更加困难。

Image
这场新冠疫情前所未有又来势凶猛。感染病例呈指数性增长:美国的确诊病例每五天就要翻一倍。我书写到这里的时候,还没听说有任何的治愈办法。极为少量的医疗物资不足以应付如此大范围的感染病例。重症病房面临崩溃的边缘,不堪重负。检测的不足无法确定受感染的规模,更不可能降低传播的可能性。能够成功抑制病毒的疫苗至少还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Image
美国政府为避免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做了扎实的工作。最终评判的标准是能否阻止病毒的蔓延并逆转,在方式、还是规模上都能让大家相信美国有自我治理的能力。无论面对这场危机所付出的努力,是多么的巨大,也是何等的必要,都决不能忽略掉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建立一个向后疫情时期秩序过渡的双轨制机制。

Image
各国领导人对这场危机的处理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自己国家范围内的,但病毒对社会的破坏影响不分国界。当然,希望这场对人类健康的伤害只是暂时的,但对政治和经济所产生的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没有一个国家,包括美国,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能战胜病毒。解决当下的问题,最终必须都得要结合全球协作的愿景和计划。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到这两点,那我们在这两个问题上都会遇到最糟糕的情况。

Image
要从米歇尔计划和曼哈顿计划中汲取教训,美国必须要在三大块领域里付出努力:

第一,加强全球抵御传染疾病的能力。我们曾经在脊椎灰质炎的疫苗和天花的根除所获得的医学成就,疑惑是利用人工智能对医学诊断所产生的统计技术,让我们失去了警惕感而陷入了危险的自满的情绪中。我们需要开发新的技术和科技来控制疫情,为更多的人研制出相应的疫苗。各州、各市、各地区必须持续性地做好准备,利用前沿的前沿的技术去积累、协作和探索来保护民众不受疫情的影响。

Image
第二,努力治愈对世界经济所造成的创伤。全球的领导人们已经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吸取了不少教训。而当下的经济危机则更为复杂:这场疫情所带来的大衰退,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前所未有。保持社交距离,关闭学校、企业这些必要的公共卫生措施,使眼下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但我们的措施还要有相应的策略来降低世界即将发生的混乱对弱势群体所造成的影响。

Image
第三,捍卫自由世界的秩序的原则。现代国家的建立是被强有力的制度者所保护着的,时而强制,时而仁爱,但都足以强大到保护人民免受外敌的入侵。启蒙思想家们重新定义了这一概念,他们认为一个合法性的国家的宗旨是保障人民最基本的需求:安全、秩序、良好的经济和公平正义,仅凭自己是无法获得这些的。而这场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使大家突然产生了“倒退主义”,高耸的城墙又建立在一个依靠全球贸易和人口流动才能繁荣的时代。

Image
全世界的民主国家必须捍卫并继续保持自己最初创立的价值观。在全球范围内,已经遭遇失衡的权力及其合法性会使国际社会的契约精神分崩离析,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这种沿袭了千百年的权力和合法性的问题不可能与此时的新冠病毒同时得到解决。各方都需要保持克制,无论是国内政治还是国际政治。凡事必须要有轻重缓急。

Image
我们从硝烟四起的战争到达了一个社会日益昌盛、人们更有尊严的世界中来。如今,我们身处一个崭新的时代。而历史对于领导人的考验在于,应对危机,创建未来;但若有不慎,世界将深陷水火。

原英文作者,亨利·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尼克松和福特时期担任国务卿及国防部安全顾问。

基辛格在1969年到1977年之间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发挥了中心作用,1971年7月9—11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为尼克松访华做准备,促进了中美关系的发展。著有《核武器与对外政策》《复兴的世界》《选择的必要:美国外交政策展望》《白宫岁月》《纪录在案》《动乱年代》《大外交》等。

消息来源:Wall Street Journal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