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你”的思考

其实我见过你的次数并不多(我指的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恐怕满打满算加起来不足两年。这是你在我眼里的时间。要跟这比起来,你在我心里的时间会更长,我不敢保证会长到多久,到现在已经十年。

你有很多的模样,我不能很精确的记得每一个局部,我只能记得那些面对各种环境下所产生的整体表情,那种感觉。所以哪怕我不用看,触到你的手,闻到你脸上的香,我就知道那种感觉。很熟悉的感觉,温暖在里面。

多年前,我在学校看到你,勒锁不住本能,想要认识你--直到今天还是满足不了自己--继而得寸进尺,直至失去控制大胆搂住你,问你是否可以吻你。

就此,我们走在一起,谈在一起,睡在一起。关上门,我们悄悄地探索每一个自己。

但是,我无法回避一个最忧心的问题。即:我和你的这种关系,到底有没有你的参与?想起来的时候,没有究竟。时间长了,这个问题倒像是我每一次需要定神的固定前奏。

佛说,心未变,一切如常。但我和你的关系好像并没有这个逻辑。

你是你的模样,我在你的模样里灌注了我的思想,我的偏爱。我借了你的身体,做了侮辱你的事情。我两脚走路,大摇大摆,可是内心羞愧,不能直视你,我怕看到真的你。看到真的你,我会变得空虚,如果你不是你。

我开始知道有你的时候,我就捂上了耳朵,假装忽视,我大胆牵着你的手,到处走。那时我的自信,我没带任何杂念,我坚信,我拉住的人是你,而你一直未变。心不变,一切如常。

我是不是骗自己呢?还是被骗了?两年后,我开始越来越多的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在一起亲密,我们睡在一起,关上门,我们悄悄望着每个自己,眼睛里有话。

最终,好像这个很难开口,我觉得我和你的关系是神性,神性是赋予在某一个实际的物质上,即便我在任何一个地方,这种神性都会跟随。意味在这一刻,每一件和你有关的事情都有了意义。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敢肯定,我和你是我和你,而不是它性,不是我自己的映照。后来有一年,我突然想到,如果你和任何一个人发生了肉体关系或者精神纠缠,我的反应回由激烈的愤怒随而接受。

我把你想象成我以为的那个人,灌进你的模样,似乎这样就成了完美的对象。可你有你的生命,太容易逃出我的想象。

说到这里,其实我才能理解你为什么总是说“不记得”这句话,因为确实没有发生过什么太多的情节。大部分我所能牢记的也无非不是擅加丰富想象的事件。简单的说,存在,但并不美好。这也是因为我对“我和你”认识上的严重误差。

问题来了。是选择真的你,还是那个加上我臆想的你。真的你,除了身体,我很难碰到你;加上了我的臆想,那还是否需不需要这样的你。所以,我和你的关系总是若即若离。有人认为这才是好的,至少产生了美的距离,神秘迷思就像薄纱只是一层轻罩,如此爱恋,神魂颠倒。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强烈的认知和深刻的理解才能更“衷情”对方。在经历阳光风雨之后,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渗入了我的血液,不再是你年轻的容颜,明媚的眼神和富有活力的身体。即便多年以后鲜花渐枯,照片泛黄,生命遭遇摧枯拉朽,我如当初爱你。

想到这里,其时,你的模样和我的臆想走到了一起。我的臆想到底是什么,不重要了。在现实和臆想之中,我选择更真实的你。假使你任何部位和性格换作他人的,我便离开。

这回,我不闭上眼睛,我就想着能吻一吻你。

西威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