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舌

Image

Image source / 图片来源: alphachanneling

不见的时候,开始四处找寻。洗手间的水池边,浴巾挂,衣柜里,鞋柜上,甚至是床单的蛛丝马迹。翻寻手机上的短信,没有一条。空气里沉旧的味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追到脸上,刺眼的眩晕,我想起来,你已经不在这了。

是我等的你。我大约等了一刻钟,你没变模样,见发过去的照片,一眼就能记住。你推门,戴着墨镜,你很聪明,很快就认出了我,但是并没有向我走来,假装没看到我。我招了手,你面带惊愕,而后微笑,坐在我面前,抚了头发,按下墨镜。

小的时候,有一年冬天,大人们带我第一次见九角鹿。当我站在她面前,身后所有人不知何故的退去,剩下我与这头九角鹿四目相视。雪下得好大,我们彼此伫立那好久,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渐渐地心里却有了一阵欣喜和宽慰。

我调整了下情绪,我们聊天,就像每一位隔望时空的老朋友,叙述一切发生的故事。有那么一会儿,我失去了听觉。我注视着你上下拨动的嘴唇,闭合之间的眼神,你告诉我,我没那么讨厌。

很多事情是猜测的,很多时候。但我知道这一天,我们是要在一起的。哦,对,“在一起”。可是,我还是想继续这样认识你,不用别的方法。我们走了十几条街,说了很多话,我抽了好几根烟。原来,缘分是由多少的相似组成和促成的。我看见你低垂的眼睑,那曾经是我的神情。

我开门,打开灯和电视机。桌上的水被我一饮而尽,目光像萦舞的蝴蝶游弋在你身上,你发光的脖子、胸脯、还有腿。你问我,“在看什么”,我抱起你,吻就像夏天的雨水,从唇,到你的乳房,再流到你的幽秘的小穴。

我褪去你的衣服,两只白皙而饱满的乳房从我的脑海里跳了出来,我用嘴接住它们,给它们最应该享有的去处。贪欲在此刻犹如泉水,全部映照在你的身体上,站在电视机前,你的身体闪闪发亮。

我喜欢你的乳房,尤其是你的乳头在我的舌尖游弋而耳畔回响的你的呼吸时,像春风的吹拂沐浴在我的前额。此刻,你的世界里,只有我。

时间在指上留下横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的身体终究有我指尖所留下的踪迹,不用躲,那是我们在一起的纪念,是青葱也是枯槁,哪怕风来,也不畏灰烬。

我不用闭上眼,幻景就已经出现。罂粟绽放,累累果实,被你悄悄心计的划去一刀。田野金黄,阵阵累积和涌动,让他们都寻得应归去处。你埋在我腹前,白色流淌,直到你的嘴角。霞晖印落,金黄的游丝佐证了我流进了你的心里。

我们问同样的问题,“你喜不喜欢?”电视机里的欲望一帧帧投射在我们蛇一样交缠的身体上,主人公的语言和背景音乐粗暴地裹藏着我们。我躺在你的身边,你住进我的眼睛里。

你下午来,早上走。我送你出门,你留下你的爱恋,我们吻别,期待下一次相见。你坐在我身旁、床边,看我的笔记,读我读过的书,用我敲击过的电脑,我们聊天,做爱,窥探彼此的身体,你握着我的阴茎,胀热的龟头亲吻你的阴唇,不再怯懦的我进入你暖热的身体,龟头去往的上方便是你的过往,年华曾经。

我爱你。

一 西威子 一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