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某一天

Image

六月的某一天

【上】

细胞通过不停地分裂、繁殖,然后贯穿于每一个生命个体中。成长到一定时候,它的生长会变得更快。所以新的细胞形成就代替死掉的。神经细胞却是个例外。它们死了,就无以取代。

“我知道你说我是一个不能分裂的单细胞。”西奥再次搓掉鼻根的油,顺便摸一下脚套,架上眼镜。

“应该说,分裂的神经说不定更恰如其分。”乐由盘起腿向椅背靠去。椅背那么大,裹着就像收起翅膀的蝴蝶。你那么摸眼镜,又那么捏自己,还是会掉,何必。

西奥没接话,把燕语酥往对面推了推。这半年你去哪里了?

“我知道你找我,托那么多人打听我。我要出现就出现了,不用弄得谁都觉得我消失了一样。乐由前倾着将指尖蘸着酥尖奶油往嘴里送。我上个月从寂照回来,到现在还没出去过。”

“尼姑们也教细胞的分裂?”西奥又摸了一下鼻子。

“那倒不是。几个工作往来的闲人,又是一处满是花的园子,很动人,就留了一段时间。”乐由专心地把酥上的奶油全部蘸完。

“那算好,至少你不是随便找了个地方躲我。”

“躲你?你没重要到我需要消失个把月来躲着不见。人生来世不容易,我只是不愿意活成你们那样。”

“我什么样子?”西奥的屁股快移出了椅子外面。

乐由没回答。“走吧,这个地方点心还行,松汀难喝得要人命,我现在真想吐你一脸胃酸。”

【下】

越是喜欢,越容易远离。你看街边这么多小孩追一个球,多欢快。

阳光从每一座瘦矮的屋顶追赶过来,尾随着乐由,忽明忽暗。乐由毫无察觉,剥出一片口香糖,不慌不忙。

“你不抽烟了?”西奥侧着脸看着乐由折好糖纸塞进裤袋。

“大家都不抽了。其实抽不抽都可以,散发烟雾就是散发一种情绪,现在才发现不抽烟也可以表达。”乐由看着前方,目不转睛。

“现在我们去哪?”西奥脚步放慢。

“去我那吧,我回来带了几个古件,收的时候就觉得你会中意。”乐由扬着嘴角向西奥的眼神看了一秒。

转过街,眼前开阔起来。一片未名湖上好像厨子打翻了白面,晶莹透亮,让人眼晕。躲在树下的自行车堆得七七八八,静静偷懒,默声不语。

乐由引着西奥过石街,穿小巷,绕过那片湖,上木楼,推开门。

褪了鞋,放下钥匙,说请进。乐由按下答录机:

“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I had a great time last night. I want to see you again. Call me when you get this message.”

“你交友真广泛。”西奥冷冷笑。

“与你无关!别装作你不晓得我是什么人。”乐由拉开窗帘,逐了一路的阳光无忌惮的肆从窗外溜进了厅里的茶几上。

乐由赤着脚扭开墙角木盒的旋钮,木盒上放着封套,写着ZHAO CONG。

“你说的带回来的古件呢?反正现在也没事,端上来看看先。”

“着急什么?好的艺术容易让人致幻,你现在够清醒了么?先坐着,我给你做杯喝的。”

古琴悠扬,从墙角飘来。西奥靠在沙发上看着乐由在厅厨弯腰转身刀砧机器作响,五颜六色的水果在通透的容器里上下翻动,不分你我。

“今天几号?”

“不知道。”

“西奥,不管你知道不知道,好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你出生在夏天,不管你有几多面,夏天是梦的最好的表达方式,你只要不睁开眼。”

西奥笑了起来。

突然翻身,落地,疼痛。

西威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