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

她拉着我的手一直跑,想跑到一个没有人看到我们的地方。她的手心湿湿的,滚烫的一直联接到我的胸腔。她头也不回的拉着我跑,小声喘着气着急地说,快一点不能让他们追上来。我没想到她这么在乎我,我从她身后的位置跑上前去,与她齐身。急促的奔跑中,我看到她慌张地寻找别处躲藏的神情,我知道她是爱我的。过去我从来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在我拥抱她以前,眼前多是浑涩灰黄。过去说过的和做过的,一部分变成理智,一部分可能是悲伤。她说她会看相,抬起我的脸,左右摆弄,说我贪欲太重。贪欲是什么,是两腮津处的肥膘呀,既不是生来就有也不能死后还留,哪里甘心见它消瘦。我知道古人讲:美人绝色原妖物,乱世多财是祸胎。可是我避不了,圣人贤人都得先动一动心,再考虑借语之乎者也消灭孽障。她笑笑,起身拍住我脑门说我话多:“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你得记得”。我哪里能记得。如果还能记得,应该是剧烈的心跳和发梢的芳香。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决定要跑,那时候我还没有吻她。

西威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